愛下書小說網 > 尋天秘 > 第38章 天地誓言,鎮靈地圖
    云青川繼續對著桑雪耳朵吹風,還在它身上蹭來蹭去,讓她十分不適。

    “使者有什么要求?”

    桑雪后退了兩步,不過她現在還感覺自己心在砰砰跳,難道今天就要…

    念及此處,她心中有些苦澀,這不是自己的追求。

    臣服,果然要放棄失去一些嗎?

    “要求嘛…我要你…”

    云青川故意拖長聲調,火辣的看著桑雪,看著她糾結,說實話,他很享受現在這種感覺。

    果然…桑雪心中一嘆,自己早應該想到的…

    “談談所有關于我的一切,還有你的一切。放心,美味要慢慢品嘗。”

    云青川邪魅一笑,讓桑雪一陣失神,最終放下心來,卻又有些莫名空虛。

    慢慢品嘗?

    既然選擇信任,那就一路追隨!盡快得到他的認可,爭奪更好的未來!

    桑雪展顏一笑,半跪在地,沉心守神,發出誓言:“諸天在上,先靈為證,我桑雪,今日發下誓言,臣服于云青川,輔佐左右,如有違背,天誅地滅!”

    真是個聰明人,見此情景,云青川不禁感嘆。以絕對的忠誠,換取絕對的信任,果斷,大膽,只可惜…

    等待桑雪誓言結束,冥冥之中,有一股莫可名狀的神秘的力量,降臨到她和云青川的身上。

    這力量桑雪根本就察覺不到,只是感覺心神一顫,可云青川卻很敏銳的感覺到了。

    不僅感受到了它的降臨,更感受到在她接觸到自己時,瞬間消散于無形之中,再不存在。

    還是和之前一樣啊,不被天地束縛,我還以為失去本源會發生改變呢。

    云青川卻沒有把發生的一切說出來,說出來于自己也無利益,何樂而不為呢?

    反正桑雪是打心底信這個了,就算沒有天地誓言的約束,他也在自己的內心套上了一層無形的枷鎖。

    “起來吧!叫我公子就好。”

    桑雪應聲而起,并在接下來的時間里告訴了云青川關于浮云使者的一切,讓云青川心里倒吸了好幾口涼氣,背上都出了一層冷汗。

    好家伙,這個更狠,是要玩死我呀!這個筱諾瀾,你給我等著!

    她沒告訴自己考驗,看來這個考驗就是堅持到最后,或者…掌權整個浮云商行!

    至于桑雪,她正在謀劃兩個新的機緣。

    好巧不巧的是,這兩個機緣都和云青川有關。

    第一個是青云宗,那兩個綠色天賦的江辰和汪陽,就是她派去的。

    另一個就是鎮靈宮,甚至還和葉天雄扯上了關系。

    葉天雄是個有故事的人,這個云青川很早就知道,而桑雪有告訴了他更多。

    葉天雄本來只是一個普通修士,就算多年節儉,也很難會擁有,還賣那陰陽補靈果的靈石。

    可他很是很有自信的來了,如果不是李銘,他就成功了。

    原因就是,他拿出了一物:一副鎮靈宮的地圖。

    桑雪也拿出了那個地圖,把它打開。是一個邊長一尺的地圖,不知道用什么動物皮毛制成,依舊是亮白色,漫長歲月不腐,上面有神秘的力量彌漫,在辦公中形成一個光標,指引路途方向。

    這曾讓苦苦尋找鎮靈宮的桑雪興奮不已,世間有很多人知道鎮靈宮的存在,卻極少有人真正找到它。

    就連最近十萬大山之中有異常反應,大批人類強者涌入,也都無功而返,很可能是紅塵女帝布下的恐怖陣法。

    可葉天雄有地圖,經過鑒定,這很有可能是真的,它可以幫助人們通過那個陣法。所以桑雪和葉天雄進行了交易,用一萬顆上等靈石進行了交換。

    這已經算是很高的價格,畢竟沒人能證實它的真實性,葉天雄一個人也口說無憑。

    桑雪還可以記得,葉天雄在交出那地圖是不舍和憤怒交織的表情。

    這就是他的底氣所在,可惜被李銘攪和了。

    還有一件事,不用桑雪說云青川也察覺到了。

    那就是葉天雄的修為,涅氣境巔峰,卻有些不同與其他涅氣境,要說感覺,就好像有超越之感,無超越之實。

    如果他猜測不錯,恐怕他的修為曾經達到紫府境,不過后來又降回了涅氣境,并且終身難再進一步。

    結合葉天雄妻子逝世,只有一個兒子,無族無宗,隱居生活,云青川可以推測:很有可能是那張地圖給他帶了許多災禍。

    不過這也只是猜測,真正的真相,葉天雄如果愿意告知就可明白,他不說云青川也不想強求,畢竟那是一個得到他認可的男人。

    言罷,云青川靠近了桑雪,用指尖輕輕挑起她的下巴:“跟我走一趟。”

    “是,云公子。”

    …

    待客廳的大門打開,云青川注意到門口有些惴惴不安,來回走動的葉天雄。

    葉天雄看到了馬元杰的失魂落魄,他知道,自己小看云青川了,他藏的太深了,虧自己還…

    誒,只希望自己沒徹底看錯人,為了自己的兒子,他可以做…一切!

    “葉大叔,一切結束了,跟我走一趟吧。”

    云青川信步走出大廳,身后跟隨的是秀美輕靈的桑雪。

    “云公子我…”

    葉天雄還想要說什么,卻被云青川直接打斷。

    “不用那么生疏,葉大叔,我叫你一聲大叔,就會幫你到底,那個小兄弟交給我。畢竟你一路上也幫了我不少,是吧,相信我。”

    云青川一臉真誠,沒有絲毫作假,讓他身旁桑雪都有些動容。

    “這…還是那句話,大恩不言謝!”

    葉天雄有些梗咽,見慣了爾虞我詐,世上又有幾個如此善良,真誠之人?

    他知道自己最該干什么,不是嬌柔造作,而是應該坦率地答應下來。

    “我就喜歡大叔這樣直接果斷的人,走吧。”

    “去哪里?”葉天雄有些好奇。

    “城主府!不知葉天雄能否再講些關于你的事呢?”

    云青川拍了拍他健壯的肩膀,向前走去。

    轉身看了看云青川和桑雪,葉天雄追了上去:“好,說出來也好!”

    他需要有人傾訴,他也遇到了可以傾訴的人。

    就在熙熙攘攘的路上走著,他們沒有乘坐華麗的馬車,而是在欣賞的城里的風景。

    在隔音屏障里,葉天雄就在傾訴著他的往事。

    葉天雄本來也是一個天才,他來自青州旁邊的冀州,一路逃亡而來。

    他曾是一個一流宗門之上的特級宗門“隕星門”的一個內門弟子,并和另外一個女弟子相戀。

    二人結為道侶后,他在機緣巧合之下得到了那個地圖,隕星門的一個恐怖天才陸紹榮得知后,對他進行謀害,要逼他交出地圖。

    他不服,可對方勢大,他只能逃亡。在逃亡之路上,他深受重傷,修為大損。而她已有身孕的妻子,也受到攻擊,在產下她的兒子之后,就離他而去。

    之后他一路東躲西藏,來到青州,躲在一個民風淳樸的小村莊里,養育他的兒子。

    在發現孩子先天不足后,他就外出奔波,尋找治愈它的辦法,直到今天。

    葉天雄的聲音很低沉,面色痛苦。這牽扯到了他那段不愿回首的歲月,那道難以用時間愈合的傷疤,可說出之后,他卻感覺輕松了許多。

    他從云青川身上散發出的獨特氣質中,感受到了舒暢。

    這也是云青川神秘體質力量,就算本源已失,卻依舊可以令世間萬物產生親和之感。

    然后,葉天雄發現桑雪和云青川都停下腳步。

    城主府,到了。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