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無敵金身鬧星河 > 第070章 一曲涼涼
    老僧就這么波瀾不驚的住了下來,沐康平悄悄監視觀察了一陣,發現老僧是打定主意要賴在這里了。

    生活也極其規律,入睡極早,清晨會慢悠悠的打一會老人拳,其余時間不是在門口空地上打坐就是在房間里寫寫畫畫,很少出門。

    看在平時對待母親和姐姐態度極其良好,也沒有對宅院里種種奇異的地方有什么窺探防備的行為。

    最重要的每當母親犯病,把他當成《白蛇轉》中法海狂揍的時候,也能做到了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沐康平也就任其賴在這里了。

    對于母親和姐姐來說,房屋本來就不屬于自己的,并不介意多一個住客,更何況本就不忍心讓如此年邁的老人大冬天的還流浪在外。

    鑒于老僧的隨和,善良的母親和姐姐不僅不反感老僧,還時不時會送一些柴米油鹽和一些針線縫補的衣物。

    日子就這樣波瀾不驚的過著,雙方雖然不算親密但也慢慢熟悉了起來,老僧在開春之后下山了一次,帶回來一個長毛老道。

    據說是老僧專門找給母親看病的貴客,在老道到來之際,全家人隆重的來到門口迎客。

    當老道看到金環的時候明顯一愣,接著忍不住喉頭聳動,口水止不住的“嘩嘩”往下流。

    旁若無人的拍打著老僧的肩膀,興奮的叫道:“好你個禿驢,回來沒幾天竟然找到這樣的好東西,美味啊!想起來就帶勁,今晚把它給宰了燉了做成蛇羹暖暖身子,嘖嘖!這滋味……”

    著還閉上了眼睛一副回味無窮的樣子。完全沒有發現周圍突然變的安靜了起來,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盯著自己。

    “禿子,記得上次吃靈蛇羹還是在三十八年前的啊三哪里,這一晃幾十年過去了,還真是懷念的很呀!”

    老道完全沒有注意到周圍的變化,還在滿臉陶醉的自說自話。

    看著老道臭不要臉的樣子,沐康平都驚呆了。

    這是作死的節奏啊!

    母親和姐姐徹底憤怒了,朝夕的相處,她們早就把金環當成了家人,姐姐憤懣的盯向老僧,母親更是舉起了雙手,握成爪狀,看向了老僧,如果不給個滿意的解釋,一定會給他撓個滿臉開花。

    老僧下意識是的向旁邊讓了讓,尷尬的看著長毛老道。

    所有人都在等著長毛老道給個說法的時候,就聽“嘭!”的一聲,接著又是一陣令人牙酸的骨頭摩擦音。

    原來金環早就忍耐不住,一尾掃向老道,把正沉浸在幻想中的長毛老道拍在墻角。

    接著金環又飛快的游了過去,一圈兩圈層層纏在老道的身上,慢慢的用力收緊。

    蒙圈的老道下意識的呼救道:“救,救命!禿子,快,快把它弄開!勒的我太**疼了!”

    聽著骨頭發出“咔咔咔”牙酸的聲,老僧也顧不得矜持,高人形象瞬間崩塌,急得滿頭大汗的對著母親和姐姐彎腰打求饒道:“對不住了施主,長春雖然愛鬧,嘴碎,有些時候還不怎么靠譜,但本心不壞,還望施主行行好,先讓金環把他松開,小僧一定讓他管好自己的嘴。”

    看著臉色醬紅的老道,善良的母親姐姐也心有不忍,但又擔心,怕放了他真要把金環吃了怎么辦,一時間猶豫不定。

    沐康平自始至終沒有感覺到長毛老道的惡意,心想這伙就是一嘴炮,不過也得熬一熬。

    要不然以這種人性子,往往是給鼻子就會上臉,給點顏色就要開染坊的主,以后有得煩。

    最主要的是這種嘴遮攔的性格,這里的秘密又很多,就是透露出個一星半點以后會出大事的。

    最最主要的是沐康平對他還是報了很大的希望,這老道也是和老僧一樣是同一時代的人,都是身懷古老傳承的奇人,且又游歷了大半個世界,眼界開闊,見多識廣,也許有機會把母親的病治好。

    然觀其行,聽其言,這是個游戲人間的跳脫之人,未必有耐心在一處久留,讓他安下心來踏踏實實的看病,是很難的。

    況且母親的病情復雜,又涉及到腦神經和精神的領域,更需要長久細心調養,對付這種人,這就需要先把他折服,才能靜下心來好生治病。

    另外沐康平發現,老道雖然嘴上叫的慘,但眼底深處并沒有驚慌之色,并且還有那么幾分戲謔之色。

    這說明老道是有恃無恐,要么是金環根本威脅不到他,要么是有脫身之法,現在是逗大家玩呢。

    沐康平就決定給他一個深刻的教訓,通過心靈感應安撫姐姐,讓其配合自己接下來的行動。

    一方面讓她通過眼神給老道傳達出一種誓要拼命到底的決絕態度,另一方面讓姐姐通道眼神告知老僧武癡,已經看穿了老道的把戲,讓他稍安勿躁配合下接下來的行動。

    老僧收到姐姐會說話眼睛的溝通,不動聲色的點了點頭,心里暗自好笑:“長春啊長春,終日打燕終被燕啄,千算萬算不應該調戲到擁有“他心通”之能的人身上,活該倒霉,本來還擔心你玩的過火,傷害到靈蛇,現在看來,誰吃虧還不一定呢。”

    老僧了解損友的性格,整天一調整他人為樂,鮮有吃虧,也樂的看他吃癟,趕緊表示樂意配合。

    然而在老僧還沒從幸災樂禍中醒過來,只見一張蛛網當頭罩了過來,緊接著又是一道白練靈活的在身上腳下穿梭,瞬間就把老僧捆個結實。

    然后在老道口瞪目呆之中,一個跳躍落在老道的臉上,吐出一口黏液蛛絲堵住老道的鼻孔。

    呼吸受阻的老道不自覺的張開大口,用嘴巴代替鼻子呼吸空氣。

    沐康平控制著齙牙蜘蛛,堂而皇之的往老道嘴中爬去,感覺到蟲子向口中爬去,老道忙閉上嘴巴。

    沐康平并不著急,趴在嘴角耐心的等待,不一會老道臉色就憋的通紅。

    老道知道自己玩不下去了,暗中用勁,干瘦的身體猛然膨脹了一圈,想把身上的靈蛇崩落?

    但他明顯低估了蛛絲的韌性和金環本事,不但沒有崩落身上的靈蛇,自己的一口氣沒有疏散過來,竟然還差點憋出了內傷。

    暗叫不好!

    這次明顯玩大發了,弄脫了,有心向好友求救,但明顯好友也是自顧不暇。

    不大一會,老道就受不了了,張開大嘴,如出水的鯽魚一樣,用嘴巴大口大口的呼吸著空氣。

    沐康平見老道嘴巴張開,就又不緊不慢的向嘴巴里爬去。

    老道見比又忙閉上嘴巴。

    如此反復,老道終于崩潰了,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大聲呼喊道:“停停停!道爺我知錯了,再也不敢了,求饒恕!求放過!”

    沐康平不為所動,繼續控制著齙牙蜘蛛向口中爬去。

    老道看裝慫扮慘打同情牌走不通,心中暗道看來今天不出血是不行了,停止了哭喊,很光棍的叫道:“老道我今天認栽了,說怎么辦吧,我接著就是了!”

    轉過頭就見到小女孩拿出了筆和紙,用會說話的眼睛盯著自己,雖然沒有言語,但瞬間就從對方眼神中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老道暗自心驚,下意識的叫道:“好厲害他心通,好霸道的天賦!”

    不過想到對方傳過來的苛刻條約,如果答應了那才是悲劇啊,忍不住大叫道:“不可能!想讓俺老道賣身,絕不可能!”

    望著一邊是直愣愣盯著自己,絕不妥協的小姑娘,另一邊是虎視眈眈一言不合就鉆嘴巴的小蜘蛛,老道欲哭無淚。

    但還是硬著頭皮叫道:“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

    死鴨子嘴硬,沐康平緩慢而堅定的趴進老道口角。

    “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十八年后俺老道又是一條好漢!來吧!com on baby!”

    “慢點!慢點!別再往里爬了!”

    “啊!癢!”

    “別爬了,不知道俺老道怕蟲子嗎!”

    “好吧,道爺我慫了!我簽!”

    沐康平示意金環松開老道,姐姐馬上遞上紙筆。

    老道一臉幽怨的接過筆,磨磨蹭蹭的簽著賣身契,一曲涼涼在心底響起。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