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萬里蒼穹萬里劍 > 第一卷 陌上行 第八十五章 白衣門內有客至
    天山之下,一座尋常的人家茅草屋內,屋子原本的主人,早已經化為了兩具冰冷的尸體。

    一男一女坐在茅草屋內,男的英俊瀟灑,青衣折扇,女的婀娜多姿,嬌艷動人。如果不是地上的兩具尸體,在時時刻刻地提醒著,著實看不出來兩個人還有什么丑惡行徑。

    男的搖了搖手中的折扇,剛剛想要開口說話,就一口淤血從腹中翻騰而上,男人極其愛干凈,所以,這淤血被他吐在了屋子的角落里,還急忙用一張手絹擦拭過,蓋在了污血之上。

    這才回過了頭,看向了嬌滴滴的女子:“師姐,這白樂天明顯就是看出來了我們的身份,下手沒輕沒重,你怎么還幫著他說話?”

    先前應當發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讓這男子受了傷。女子背后擺著一把木琴,用袖口掩面,露出了嬌媚的眼神,瞧向了男子。

    “師姐!”男的舉起了折扇,沖著女子搖了搖,示意她這種時候不要開玩笑。

    “師弟呀,雖然你皮囊不錯,師姐跟你算是雙修的伴侶,可你也知道,師姐看到英俊的男人,就走不動道了,再說了,白先生肯定是失手,不小心打傷的你,要不然我怎么就沒事兒?”女子沖著男子眨了眨眼睛說道。

    這一男一女,是同門,女的在門中排行第二,男的排第三。女的叫詩兩行,男的叫酒三兩。算不上什么好名字,也不是很出眾的名字,可這兩個名字,在大唐江湖之中,還是有些分量的。

    大唐江湖,排名第一第二的殺手,便是這二人。

    “唉,師姐呀,這世間,可不是每個男人都像我這般,會疼你愛你,那白樂天肯定是故意使然,就是為了讓你我之間生出間隙。”酒三兩繼續跟詩兩行理論道。

    “不,我就認為白先生是失手,而且肯定對我有好感。”詩兩行眨眨眼睛,望向了窗外的天空,一臉的向往之色。

    “他一個已經近了花甲之年的光棍漢子,都沒個女人能瞧上,師姐你可不能為了這種男人,跟我生這閑氣。”酒三兩擺了擺手,明顯不想繼續下去這個話題。

    詩兩行有些嫌棄地瞥了酒三兩兩眼,嘟起了嘴:“切,整天看你都快看吐了,看看別的男人,都是那么有味道,更何況,老男人才更靠得住。”

    說著,詩兩行還陶醉地伸出舌頭,輕舔嘴唇。

    酒三兩倒吸了一大口涼氣,差點雙腿一軟,氣的昏厥,這輩子怎么就攤上這么個師姐,還結成了雙修的伴侶,真的是老天爺瞎了眼,亂點的鴛鴦譜。

    “哼!”氣得冷哼一聲,酒三兩將雙手背在了身后:“既然你覺得人家靠得住,你就去找人家呀,跟我在這耗個什么勁?”

    “師弟呀,不瞞你說,那是老娘看得起你,要不是你底下的功夫也還不錯,老娘早就一腳把你踹得遠遠的了,還跟我這在這大聲地罵罵咧咧。”詩兩行也有些不客氣地張口說道。

    “你,……”酒三兩氣的伸出一只手,哆哆嗦嗦,不知道該說什么比較好。

    索性一跺腳,猛然轉身,拉開茅草屋的門,就往外走。

    “一,二,三!”詩兩行,伸出了三根手指,回頭望向屋門的方向。

    屋門再次被打開,酒三兩一臉笑容的推開的屋門,走了進來,屁顛屁顛的跑到了詩兩行的身邊,在路過兩具尸體的時候,還刻意避開了流淌在地面上的血跡。

    “師姐呀,今天是個陽光明媚的好日子,我不走,我得陪著你,而且,師弟還受了傷不是。”酒三兩見到詩兩行不為所動,呲呲牙:“師姐,你看紅蓮大人交代我們的事情,還沒有辦完,我肯定不能走開,對不對。”

    “給老娘滾!”詩兩行瞧著酒三兩的賤樣,抬起腳,一腳就踹在了酒三兩的屁股上:“給老娘到屋外站著去,不到晚上不準進屋。”

    “得嘞。”酒三兩刻意扭了扭屁股,急忙急忙地就轉身,再次向著屋外走去。

    那日之后,又過了兩日,白衣門后山崖畔,寧不二站在山石林立的陡峭崖畔上,望著崖畔之下,愣愣出神。

    經過了白樂天的出手,郭小九算是暫且保住了小命,可這都兩日光景了,郭小九一點醒轉的跡象都沒有,怎么能不叫人心里著急。

    寧不二經過了這幾天的修養,又換上了干凈的道袍,理過了發絲,又回到了以前那個讓人不敢輕易靠近,不食人間煙火的動人仙子。

    就連白樂天都不敢靠近,他無論說什么,都會被寧不二選擇無視。

    這偌大的白衣門,也就只有白夜雨這個小家伙,能跟寧不二偶爾說上幾句話,也大多是白夜雨再嘰嘰喳喳個不停。

    那頭雪猿確實是白衣門所圈養,白夜雨跟它關系不錯,更小一些的時候,白夜雨都是騎在雪猿的頭頂上在這白衣門內上躥下跳,每次都能氣的白樂天罵個半晌。

    今天這崖畔之上,沒有白夜雨,畢竟年幼,來過這地方一次之后,往那崖畔之下一瞧,差點嚇得尿褲子,也就再也不敢隨著寧不二來這崖畔周圍了

    畢竟閑的清靜,寧不二就獨自望著崖畔下的光景,發著呆。

    后山洞穴之中,白樂天皺著眉頭走出了洞穴,他瞇著眼睛,往白衣門的大殿方向瞧了瞧,摸了摸自己并不存在的胡須,不由一陣唏噓。

    “這些日子,我白衣門的客人可真不少。”放下了手,白樂天準備悄悄的去大殿的后頭,看看又是誰來了他這白衣門內。

    又恰巧瞧見了站在高處的寧不二,便沖著寧不二的背影,揮了揮手:“寧仙子,有個事情可能需要勞煩你一下,有人好像來我白衣門想要惹事情,比你那天還要惡劣一些。”

    聽到身后傳來了白樂天的聲音,寧不二偏過了頭,輕輕點了點。

    “我受了傷,師弟應當悄悄跟你說過了,所以才勞煩寧仙子出手,就當是順便還個人情如何?”白樂天見到寧不二并沒有想要動身的意思,這才繼續說道。

    “師兄,我可啥都沒說。”不知道什么時候,悄悄走到了洞口的白夜雨,很認真的對著白樂天解釋道,說話間還翻了個白眼,生怕這位師兄冤枉了他。

    又在心里暗自嘀咕,前幾天還活蹦亂跳,擺了個仙人手筆,今天就又受了傷,嫌麻煩就嫌麻煩唄,還給自己找個冠冕堂皇的借口。

    白樂天抿著嘴,打量了白夜雨幾眼,看的白夜雨一陣心虛,小臉煞白:“師弟呀,你這騙人的伎倆,還沒有學到家,是師兄教的不好,其實還得靠你自己的悟性,還不趕緊回去好好研究研究。”

    見到自己的小伎倆已經被識破,白夜雨也不敢多停留,急急忙忙地向著洞穴里面走去,連頭都不敢回。

    寧不二沖著白樂天點了點頭,伸手扶正了道劍,走下了陡峭崖畔,向著白衣門的大殿方向走去。

    白衣門正殿前方,已經有百名白衣門弟子,執劍而立,正對的大門方向,有四人魚貫而入。

    兩男兩女,有乞伏女子,有吐蕃僧兵,還有一對男子執扇,女子抱琴的雙休伴侶。

    走入大門之后,最前頭的詩兩行,當即露出了滿面笑容,哪里還有登山之時,撫琴殺人的兇狠表情,她瞇著桃花眸子,望向了大殿前方:“我覺得整個江湖的英俊男子,這白衣門之內,能占半數之多。”

    沒有等到師弟酒三兩的打岔,詩兩行就急忙沖著白衣門之內吼了一嗓子:“白先生,前幾日我們見過面,回到家后,我覺得我這輩子跟錯了人,所以就抽了個空,又來了你這白衣門,今天我要把你搶回來,跟老娘成親。”

    好像感覺說錯了話,詩兩行急忙糾正道:“其實,在這白衣門內也不是不可。”

    酒三兩的額頭上滿是黑線,深深呼氣吸氣,背轉了身,眼不見心不煩,可耳依舊能聞。

    走在最后的出連扈,發出了一聲冷笑。吐蕃僧兵火靡荼拄著手中的禪杖,合上了身后的大門,眼中沒有任何情緒。

    白衣門一眾弟子,讓開了一條道路,白衣門大師兄捧著劍,走到了眾多弟子身前,隔著老遠,向那幾道身影打量過去,實在是覺得,難以忍受自己的師父受到此等侮辱。

    當即揚劍厲呵一聲:“何方歹人,膽敢闖我白衣門辱我師父?”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