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飼養全人類 > 第兩百三十二章 副腦的真正由來
    許紙一邊想著,忽然有些悚然。

    這怎么感覺和我有點像?

    他覺得頭皮都有些麻了,緩緩對智慧副腦開口,“系統這個事情?你怎么看?”

    “又一次跨越時代的物種,相當于我這一類智慧副腦。”機械性的聲音傳來。

    “這看起來太夸張,真的可行嗎?”許紙仍舊試探性的開口。

    這時,智慧副腦傳來機械性的回答:

    “茫茫宇宙中,擁有大量的各式生命形態,能量生命、離子態生命,甚至傳說中恐怖的因果律量子生命,其中最大的種類自然是碳基生命與硅基生命,占據99%,畢竟自然界中,碳和硅的元素極其普遍,硅基生命被我們稱之為機械生命,它們與血肉生命不同,最大的特點是處理計算量恐怖,像你們說的人工智腦。”

    許紙明白,人類也是碳基生命,蟲族卻是碳基生命中,最頂尖一類。

    當然,此時許紙也明白,蟲族能演化一切生命,都是在現有的生命結構上,其他就很有局限性,不是萬能的。

    對此他表現很淡然,世界上沒有無敵的生命,這才是真正的現實。

    智慧副腦繼續傳來機械聲,“里面的‘系統生命’.....這早在蟲族母巢身上得到了應用,戰斗副腦,是我們科技側的每一位高等戰士標配,而我,便是當年蟲巢母皇的戰斗輔助副腦,

    嚴格意義來說,我也是偽硅基生命。

    這一位玩家的論文,就是制造我們這些生命的途徑,

    只不過,我們科技側是用生命工廠制造,這一位玩家,用超凡側的生物演化制造,并且它作為一種寄生類超凡生命,可以自行修煉,與我們純輔助的功效完全不同了,走出了與我們截然不同的道路。”

    許紙一愣。

    蟲族副腦的存在,他一直很模糊,現在才清晰起來。

    原來在當年科技側的蟲族中,幾乎每一個高層種族,都會標配蟲族副腦....這一想瞬間也十分合理,甚至必然。

    我們現代社會都每人配一臺手機,

    蟲巢母皇的科技側不每人配一臺智慧副腦,那才奇怪。

    蟲巢副腦再次傳來聲音:

    “當然,上一代偉岸英明的蟲族母皇,是一位橫渡了無數歲月的宇宙霸主,我作為蟲族母皇的智慧副腦,嚴格意義上來說,是一個究極層次的蟲族英雄。”

    許紙冒著冷汗。

    蟲族孢子演化一個個全新的種族,每一個種族都可能誕生蟲族英雄,眼前的智慧副腦,是“蟲族副腦”這個種族中的蟲族英雄。

    “你原來是一個五基因層次的究極蟲族英雄?”許紙震驚起來,原來真正的SSR,就在身邊?

    “我當年唯一的非戰斗蟲族英雄,當做智慧副腦使用。”機械性聲音傳來,“后期的蟲族母皇,已經拋棄了自己原先繁殖的母皇身體,不愿做像是‘蟻后’一般的生育機器,我和它原本的蟲巢身軀融合在了一起,作為控制臺,具備各種統御全族的天賦。”

    所以,你變成了無情的繁衍生育工具?

    真慘啊。

    許紙沉默了下,才試著調出蟲巢副腦的基因鏈:

    1、孢子投放

    2、超快速演算

    3、細胞分裂速度調整

    4、越緯度統御蟲族

    5、蟲族基因鎖

    ....

    許紙怔怔的看著這一位究極蟲族副腦。

    它作為當年蟲巢母皇的核心權限,此時匯聚了蟲族的所有統治級天賦,每一個基因天賦都堪稱逆天,媲美鳳凰的浴火重生!

    孢子投放這一項天賦不說了,無限可能,是蟲族的最強能力。

    而超快速演算,自然是智慧副腦的必備基礎能力。

    細胞分裂速度調整,更不用說,逆天到爆了好嗎!

    跨緯度統御蟲族:能無視距離空間溝通下屬.....這是蟲族母皇,統御無數各個星球的部隊,征戰星空的最大底氣,現在許紙也是因為這個能力,才能溝通遠在天邊的帝祁。

    蟲族基因鎖,則是設下各種限制。

    寫在他們的基因中,留下了一個暗門死穴,不允許叛變,能隨時殺死他們,正如他們不能離開果園沙盤的范圍,被屏蔽一般,就是這個基因鎖能力....

    許紙這一刻,才徹底明白蟲族副腦的真正來歷:

    它的誕生是上一代蟲族母皇,演化的一個名為“智慧副腦”寄生種族,作為族人的戰斗輔助,當年每一個蟲族高層都會標配一臺輔助副腦,相當于戰斗寵物一樣,可以承載一些自己不想搭載,卻又必要的基因天賦,比如偵測、計算、遠程溝通....

    而也不懼怕背叛。

    蟲族母皇何其狡詐,梟雄一般的人物,這個副腦種族,被殘忍的抹去了情緒與各種念頭,并不允許誕生智慧,沒有喜怒哀樂,這是一臺單純的電腦。

    “難怪那么愚蠢...智慧副腦的智商能力,那么垃圾。”

    許紙深呼吸一口氣,感覺當年蟲族十分冷酷,也頓時覺得如釋重負,“蟲族,明明具備最高科技的能力,卻要創造一個類似地球科技上,普通的計算機電腦,難怪功能極其簡陋,也就入侵一下網絡,偷聽一下各大研究所的話。”

    顯然,哪怕最高等的文明,也在畏懼背叛!

    許紙也能理解,畢竟把控自己的核心命脈,沒有智慧才是最好的,是一臺最簡單的計算機電腦最好。

    強如蟲族,也不敢把自己的科技文明寄托在超級計算機上,不允許誕生智慧,而是用自己進化的血肉腦子推演,哪怕這樣的進度,相對緩慢。

    “蟲巢副腦就是一個沒有感情的機器工具電腦,它這五個蟲族天賦,非常逆天,但我完全沒有想要放在身上的意思,讓它繼續生孢子就好了。”

    許紙和上一代蟲族母皇一樣的想法。

    想一想,當年的蟲巢母皇都放棄了繁殖功能,他為什么要融入?就算自己融入了“孢子投放”的基因,孢子從哪里投放?

    我可是一個大男人啊!

    至于上一位大佬那么猛,卻掛掉了....到底進入了什么世界,接觸了什么超凡文明,許紙并不打算知道,它臨死前的哪一些話,讓自己報仇?

    不存在的!

    我乖乖種田,猥瑣發育,等到吊打天下再出山。

    “那么,是否進行該生物的推演?”機械性的聲音傳來。

    “把這一位腦回路清奇的玩家放進來,重點關注一下。”許紙覺得非常可以嘗試,雖然那是科技側的核心技術,但我們超凡側也可以借鑒一下好嗎?

    并且,他們是機械智腦,我們是生物智腦。

    “這一屆也是人才濟濟,非常不錯....就和往常一樣,這次論文投稿只有二十四小時,明天一早我們就把名額確定,把下一批內測玩家放進來,開啟公測。”許紙咯嘣咯嘣啃著送終雞,看向帝祁星球那一邊,“這一次的質量也還行,新物種已經在孕育了,而這一邊的星球過去兩天多了,應該差不多條件允許了吧?”

    :。: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