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年少有為 > 第61章:挺有手感
    掛掉小北的電話后我繼續做飯,猛然想起今天早上在公司門口聽見田華約戴淼今天晚上跟他去陪一個客戶的事情,也不知道戴淼現在什么處境。

    我不想讓戴淼這顆好白菜被田華這頭豬給拱了,只好打電話給戴淼問了問情況,戴淼說她沒有去,現在已經回家了。

    聽到這話我才放心下來,她卻對我說道:“對了林東,你媽在我們家里。”

    我媽和戴淼的父母都是同事,在她們家也不奇怪,我“嗯”了一聲說道:“又去找你爸媽打麻將吧?”

    “對呀!你媽媽手氣可好了,我剛回來不到十分鐘就看見胡了一把清一色。”

    電話里我還聽見搓麻將的聲音,我玩不來麻煩,我爸也不會,我爸就愛下棋,我估計就是遺傳了我爸。

    電話里我還聽到戴淼的媽媽說道:“淼淼,你叫小林晚上到我們家來吃飯呀!”

    接著戴淼便對我說道:“你聽見了吧?我媽叫你來我們家吃飯。”

    我笑著回道:“喲!真不巧,我剛做好飯。”

    “哦,那好吧!”

    “咳!你看你,我主要是想聽你叫我來吃飯,而不是你轉達你媽的話,呵呵。”

    戴淼似乎被我搞得有些不知所措,她“啊”了一聲,說道:“我也叫你來吃飯呀,那你來不來嘛?”

    本來就是跟她開玩笑的,就是想逗逗她而已,沒想到她還挺單純的。

    我笑道:“下次吧!我真做好飯了,替我謝謝阿姨,下次一定登門拜訪。”

    “哦,好吧!”

    “嗯,知道你沒跟田華一起去我就放心了,沒事,就主要問問你的情況。”

    “嗯,放心吧!我不會跟他去的,我知道他是什么想法。”

    “他下次要是還這樣,你這接給公司領導說,不要害怕。”

    “我知道。”

    “好,那就先這樣,明天公司見。”

    戴淼“嗯”了一聲后便掛掉了電話,知道她沒去赴約我也就放心了,剛放下電話門外便傳來了開門的聲音,是李安安這臭丫頭回來了。

    她的聲音很快就傳了過來:“今天下班挺早呀!這么快就做好飯了,不錯不錯!”

    “你今天回來得也挺早啊!”我探出頭跟她打了個招呼。

    “別提了,本小姐又失業了,沒勁兒!”她抱怨一句,直接將自己摔在了沙發上。

    我走出廚房哭笑不得地看著她,帶著鄙視說道:“不知道誰前兩天還信誓旦旦的說半年就要掙到多少萬來著?”

    她朝我翻了個白眼,說道:“這才剛開始不還早著嗎,擔心什么?”

    “我是不擔心,就怕半年后你啪啪打臉啊!”

    她哼聲道:“你就等著瞧吧!本小姐不會認輸的。”

    “那你要加油哦!”說著,我還故意向她做了個加油的手勢。

    她知道我在打擊她,哼了一聲后便不跟我說話了。

    我去廚房將炒好的菜端出來后,卻看見她站在我從靳蕓欣那兒拿回來的那幅畫下面,以一種欣賞的目光看著那幅畫。

    “怎么樣?好看吧?”我向她問道。

    “想不到你還有藝術細胞啊!多少錢買的啊?”

    “那能用錢來衡量嗎?這幅畫全世界僅此一幅,絕無第二幅。”

    她回頭又白了我一眼說道:“你就吹吧?這話是好看,不過估計是贗品,真品你買得起么?”

    李安安能給這幅畫如此高的評價,看來我的眼光還不錯,我嘚瑟了起來:“你還別不信,這幅畫還真就是作者本人親自給我畫的,是她送給我的,還是個美女喲!”

    李安安又瞟了我一眼,卻撇著嘴說道:“我突然覺得這幅畫不好看了,你別掛客廳里礙我的眼了,自己掛你屋里去。”

    “你這是羨慕!”

    “你不管我是羨慕還是嫉妒,總之我不喜歡這幅畫,請你拿回自己屋里去。”說著她踮起腳尖就去取那幅畫。

    可是我掛得比較高,任她怎么墊腳都夠不著,她索性找了根塑料圓凳,站上去伸手就去取畫,誰知那塑料凳已經嚴重老化了,她腳下一用力,只聽“咔嚓”一聲……

    她的手還沒有夠到那相框,身子就向后仰倒下來……

    “啊……”李安安驚叫一聲,不斷揮舞著手臂。

    看見這一幕,我本能地一個箭步沖上去,伸手接住了她。

    李安安倒在我懷里,睜大眼睛仰視著我,驚魂未定……

    愣過神來后,她整張臉唰地一下就紅了,勾著臉,睫毛像含羞草一樣垂落下去。

    我這才發現,原來我的雙手是緊緊抓在她的胸上的,難過那么有手感……

    見她站穩后,我慌忙抽回雙手,半轉身面向別處,不知道該說什么。

    李安安也背對著我,沒有出聲,房間里突然很安靜……

    “這、這什么凳子啊!質量也太差了吧!”許久過后,李安安突然冒出一句話。

    我尷尬的咳嗽兩聲,摸著鼻子說道:“人家這是老房子了,里面的東西很多都老化了,是你自己不小心。”

    “誰叫你把那畫掛這么高的?誰允許你把它掛在客廳的?”她開始抱怨起來。

    “好好好,我把它取下來,掛我屋里去,行了吧?”說著我踮起腳尖就將那畫取了下來,我踮起腳時能夠到的。

    將畫放回我屋里后,李安安還坐在沙發上,我突然感覺她今天有點奇怪,平時只要我做好飯了,她就第一時間上桌,毫不客氣。

    今天這是怎么了?

    我也沒打算理她,自己盛上飯便吃了起來,可她連看都不往我這邊看了。

    也不知道哪里得罪她了,我用筷子敲了敲碗,向她提醒道:“你再不來,就沒有了啊!”

    “沒事,你吃吧!我等會兒吃方便面。”

    “喲!今天是咋了?我好像沒有惹你吧?”

    她還是不說話,我心想難道是剛剛我不小心碰到她的胸了?

    于是我試探性的問道:“你該不是是為了剛才的事……”

    話沒說完,李安安便開口打斷道:“不是,你吃你的,別管我。”

    我還是覺得是剛才的事,我嘆口氣說:“我又不是故意的,再說我也是救你啊!我要是不出手,你就摔地上了。”

    她站了起來,緊皺眉梢盯著我,說道:“你有完沒完,都說了不是!”

    “那你為什么不來吃飯?”

    “我、我……”她突然沒有了氣勢,低頭喃聲道,“前些天我說過我買菜你做飯,可是現在我又沒工作了,買不了菜了,你自己吃吧!我自己想辦法”

    原來是這樣,不過還是讓我感到奇怪,就算以前她沒出錢買菜,不還是一樣來蹭飯么?

    我笑了起來,對她說道:“我炒的都是冰箱里的剩菜,這些都是你買的啊!你不來吃,我可吃光啦!”

    聽我這么一說后,李安安三步合一步地沖了過來:“那你給我留點兒,我一天沒吃飯了!”

    看著她這狼吞虎咽的樣子,我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我要是她啊,絕對不會過這么慘的生活,她們這種有錢的心思確實猜不透。

    “你慢點吃,我沒跟你搶。”我笑道。

    “你剛才要不說這是我買的菜,還真就被你吃光了。”她邊吃邊埋怨,發出的聲音有些滑稽。

    我哭笑不得道:“我還以為你真是為了剛才的事生悶氣呢,原來是覺得沒錢買菜啊!不過,你總說你胸大,今天摸了一把還真是……”

    我話音剛落,李安安猛地一抬頭,鋒利的眼神便向我射了過來,緊接著腳下用力往我腳上一踩,手上也用力往我胳膊上狠狠掐了一下。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