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顧少,你命中缺我! > 第306章 對你無法自拔
    涼梔就這么西路糊涂的,“喜歡”上了溫時越。

    她上網搜索,上面說,喜歡一個人,就是總能發現對方的優點,對他的缺點,忽略不計。

    她又對比了一下自己,好像的確是那么回事。

    上面還說,喜歡一個人,就是看到他會臉紅,看見他開心會開心,看見他難過會難過……

    這一點,涼梔倒是不大明顯,但她歸結于是自己年紀太小,還處于沒心沒肺的階段。

    十三歲,的確太小了啊。

    總之,涼梔已經找到了自己喜歡溫時越的許多“證據”,這就足夠了。

    既然喜歡,那自然要追求,雖然沒有像大學時候追求顧少卿那樣瘋狂。

    但涼梔,也是用了心的。

    可惜溫時越,好像真的挺討厭她的。

    他甚至將她的追求當成了一種羞辱和嘲笑。

    涼梔覺得很奇怪,為什么她年少時候追求的兩個人,都在曾經對她不屑一顧,甚至誤解她追求的心意。

    然后多年后,都屁顛屁顛的湊到她邊上。

    但涼梔,的確是被溫時越傷的很深,深到她過往五年中,每每想起,心口都不自覺的疼。

    ……

    天成酒店,頂樓,顧少卿帶著姜紫彤進去時,包廂里已經坐了一群人,似乎,就差他倆。

    顧海峰招呼兩人坐下,尤其對姜紫彤,格外親切。

    姜紫彤拉開椅子,正要坐,顧少卿開口。

    他說:“爸,我今天帶紫彤來,是經過紫彤同意,正式來解除一下跟她本就不存在的那個婚約。”

    “……”眾人一愣,一時之間都是不知道如何說。

    顧海峰擰著眉頭,看向了姜紫彤,問:“紫彤,少卿說的可是真的?”

    姜紫彤也止住了要坐下的動作,尷尬笑了下:“顧叔叔,少卿……少卿說的沒錯……”

    “那是少卿逼著你來的?”

    姜紫彤垂著頭:“沒有……是我自己自愿來的。”

    顧海峰沉著聲,沒說話。

    顧少卿道:“爸,我會盡快發表聲明,澄清外界的一切不實言論,也希望您可以尊重一下我們,讓我們自己選擇自己的人生。”

    姜紫彤垂著眸子,一句話,沒有說。

    片刻后,顧海峰說:“先坐下,有什么事情,等吃了飯再說。”

    顧少卿皺著眉,并未坐下,他說:“爸,我跟您說過的,我,非她不可……所以,請您成全,謝謝。”

    ……

    涼梔回到家中,才覺得肚子有點餓,打開小冰箱,里面居然什么都沒有。

    后悔沒有在外面吃了飯再回來。

    齊瑤估計帶著齊曉陽在外面吃了,下午走的時候她就說齊曉陽學校今天有親子活動。

    估計沒空回家做飯了。

    無奈,涼梔只得再次出門,打算在小區門口找個大排檔解決。

    恩,還需要喝點兒酒,所謂借酒澆愁。

    拿起包包剛準備走,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涼梔拿起來看,眼眸輕閃,因為電話居然是顧少卿打來的。

    涼梔皺眉,很想掛斷,這會子,她還在氣頭上呢!

    可……有點舍不得怎么辦?!

    而且,也許是誤會呢,而且溫時越為什么會知道顧少卿和姜紫彤會出現在那里,這明顯有陰謀的……

    她不能被挑撥離間……

    深吸一口氣,涼梔接起電話。

    “喂?”

    “你之前,打過電話給我?”

    顧少卿的聲音傳來,依舊溫潤,磁性,好聽。

    涼梔咬牙,沒否認,說:“是,給你打過電話。”

    “對不起,那個時候我正好有點事情,沒接到。”

    涼梔“哦”了一聲,說:“沒事,我理解。”

    然后,兩人沉默。

    涼梔其實很想問一句,你現在不是家宴嗎?不是跟姜紫彤一塊嗎?

    為什么要給我打電話?這個點,家宴應該還沒吃好吧……

    但,怎么都問不出口,感覺,跟在吃醋似得……

    她剛想說:“那你先忙吧,我掛了……”

    顧少卿的聲音忽的傳來,他說:“我大概十分鐘后,可以到你家樓下……欠我的飯,可以補上一頓了么?”

    涼梔:“???”

    ……

    涼梔居住小區附近的一家小餐館,不是大排檔。

    主要是顧少卿這模樣身份,大排檔實在太掉身價,會引起轟動的。

    這個餐館不大,但是菜色味道都還不錯,價位合適,最重要的,是隱蔽性也不錯。

    涼梔還點的一個小包廂。

    點了四個菜,一個湯,兩人沉默的吃著。

    涼梔覺得顧少卿心情不好,想安慰,又覺得憑什么呢……

    明明自己心情也不好啊,不,她更不好好嗎?

    最終先開口的是顧少卿,他說:“你跟你父親感情不好,除了你母親的原因,沒有別的了嗎?”

    涼梔“啊”了一聲,不明白顧少卿為什么這么問。

    她說:“這個,我也不太清楚……但主要是因為我母親。”

    顧少卿“恩”了一聲,說:“我跟我父親,其實感情也不太好……不過我們主要是,分開時間太長,我父親是個軍人,嚴肅古板,而且……”

    他頓了下:“而且比起我,他更喜歡我哥,他眼里,當個軍人才像個男人……哪怕他后來從商,他也是這么認為。”

    涼梔看著顧少卿,覺得,他莫不是跟他父親發生了不愉快?所以才從家宴上跑出來的?

    涼梔說:“其實……你也不用太放在心上,你現在不是挺優秀的,不,你是非常優秀,不是我夸,我見過的優秀人中,你都是頂級的存在……所以,要自信啊!”

    顧少卿因為涼梔的安慰,扯了下唇。

    他伸手,揉了下涼梔的腦袋,說:“那是,我若不優秀,怎么能讓你對我死心塌地,愛我愛到不能自拔?”

    涼梔:“……”

    咱聊天就聊天,能別YY嗎?

    涼梔想收回剛才鼓勵他自信的話!

    他已經足夠自信了好嗎?

    “其實涼梔,你也挺優秀的……恩,我的眼光一向不會太差的。”

    喲,這是開始夸她了。

    涼梔說:“那是自然,我不優秀,怎么能讓你對我死心塌地,愛我愛到不能自拔?”

    顧少卿笑了下,“的確,我已經無法自拔了……所以,要不要考慮盡快將自己打包收拾一下,嫁給我?”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