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絕地求生之反擊 > 第一百三十章 許部長
    陳杰有些腦殼疼,自己不就是兩天沒有搭理這群人了嗎,至于這樣無視自己給自己臉色看嗎?

    陳杰有些心灰意冷,剛才從老頭那里得到消息后的興奮勁兒被這幾個人的冷漠相對給消磨殆盡了。

    陳杰垂下頭,嘆了口氣,擺擺手之后說道:“好了好了你們繼續玩吧,讓你們玩到七點。”說完之后就低著頭往外走,打算離開。

    “咱們這樣是不是不太好?”待陳杰走后,李子仁偷偷問冰笑天。

    “怎么不好,他晾咱們兩天了,咱們只是晾了他三分鐘而已。”冰笑天盯著手機頭也不抬地說道,“大不了明天主動過去找他好了,他要是生氣呢,咱們就給他道個歉,要是不生氣就打個哈哈過去算了。”

    “行吧。”李子仁點點頭。現在不行也沒辦法了。

    “對了,剛才陳杰說什么來著?什么俱樂部?”冰笑天從被窩里抬起頭問李子仁。

    “杰哥說,好像是創辦了一個少林寺俱樂部,咱們是個俱樂部旗下的第一支戰隊,以后就有固定的地方訓練了,還有工資。”李子仁回想了一下剛才陳杰說的話,給冰笑天復述了一遍。

    “有工資?”

    “有。”

    “你確定?”

    “確定!”

    “我靠,你怎么不早說?”冰笑天激動了,直接從被窩里坐了起來,“那是工資啊,錢啊!”

    “他說的時候你沒在?”

    “在。”

    “他沒說給你聽?”

    “說了!”

    李子仁像看傻子一樣的看著冰笑天,眼里滿是嫌棄。

    “日!”冰笑天給了自己一巴掌,“剛才怎么沒注意這一茬,他還欠我兩萬塊錢沒給呢,應該先找俱樂部報銷一下,然后再跟俱樂部談談工資的事情。”

    冰笑天喃喃自語,絲毫不在意旁邊幾個人嫌棄的眼神。

    蘇林倒是很配合,也坐了起來,叫了一聲“笑笑哥”。

    冰笑天抬頭問他,“干嘛?”

    “我也有工資嗎?”蘇林問。

    “當然有,你以前在谷天那兒谷天不給你開工資嗎?”冰笑天問蘇林。

    “師父每個月給我五百塊錢的零花錢,剩下的都寄給我爸媽了。”蘇林說。

    “可憐的孩子。”冰笑天用手摸著蘇林的頭,蘇林則是乖得像一只小奶狗任由冰笑天摸著。

    “沒事,陳杰到時候不給,我幫你把他腿打斷。再說了陳杰沒有谷天那么摳,肯定會給你開工資的。”冰笑天安慰蘇林。

    雖然是說著谷天摳,但是冰笑天也知道,他們這些青訓選手平時吃住都是在俱樂部里,訓練工作量也很大,平時很少有能出門的時候。大部分的錢都是花在訂外賣,買零食和日用品上面了。對于蘇林這樣的小孩來講,一個月包吃包住給五百的零花

    錢已經足夠蘇林用的了。而且剩下的錢谷天也沒有放到自己的口袋里,不還是給人家家人寄回去了。

    谷天這也是另類愛護著蘇林。

    旁邊的三個人看著這倆一本正經地考慮著自己工資的事情,不禁想一人來一拳頭直接把這兩個人打趴下。

    太丟人了!

    “話說,少林俱樂部是少林寺辦的嗎?”王珂想的還是好深一點,“要是少林寺辦的,那咱們加入不得先加入少林寺,或者剃個光頭?”

    王珂這一問,把所有人都問住了。

    “應該不至于吧?”冰笑天有點兒慌,他實在舍不得自己的那三千煩惱絲。隊于一個愛臉的人來講,頭發就是臉的第一層防護罩,頭發要是沒了,臉再好看有什么用?

    “很有可能。”大夢點點頭,繼續補刀。

    “算了算了不想了。”冰笑天越想越覺得恐怖,甚至已經在腦子里構想出了自己沒有頭發的模樣。

    要是加入俱樂部必須剃光頭,那自己加還是不加?不加吧,沒法領工資,加吧……冰笑天不敢再想下去了,趕緊打開微信找幾個小姐姐聊聊天,壓一壓心中的震驚。

    在眾人那里吃癟的陳杰,意興闌珊的去找老頭。

    他突然想起了一個以前看到的故事。

    有一個人坐飛機,飛機失事,整個飛機上只有他一個人幸存了下來,媒體大肆報導。這個人回到家中,劫后余生讓這個人格外珍惜家人和自己的生命,只是他沒想到的是,他回到家中以后,家人只是跟他淡淡地打招呼,之后就各忙各的,絲毫沒有表現出來一點兒對于他劫后余生的激動和慶幸。

    這個人最后自殺了。

    陳杰現在有點兒明白這個人為什么自殺了。因為他現在也有這樣的想法。

    佛說眾生平等,要珍惜自己和他人的生命。

    陳杰不知道佛有沒有說過這句話,但是他現在不能死,只能認為佛大概是說過的。

    陳杰來到外寺,老頭在,卓姨也在,還有一個陳杰沒想到的人也在。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人,也是差點兒把陳杰踢下萬丈深淵,又把陳杰從萬丈深淵里拉回來的人。

    電競部,許部長。

    “許伯伯,您也來了?”陳杰上前打招呼。

    “小杰也在啊。”看到陳杰,許部長哈哈大笑,走上前來,抱著陳杰的肩膀上下打量了幾眼。

    “還好還好,還是囫圇的。你師父當初跟我說你因為開掛的事情還差點兒一蹶不振的時候,可是把我嚇死了。”許部長拉著陳杰坐到自己旁邊。

    “我當時還在訓斥你師父,知道你心情不好還把你扔外面,要是出了什么事,我可是難辭其咎,后悔莫及啊。”許部長語重心長。

    “要不是你老小子莫名其妙讓我們家

    小杰禁賽一年,能出這事兒嗎?”老頭翻著白眼表達自己的不滿。

    “還說我,你個老小子知道自己兒子被人家陷害了不管不問,整天在家和桌妹子膩歪,有什么臉說我。”許部長犀利反擊。

    卓姨被許部長這句話說了個大臉紅。

    “是你是部長還是我是部長,你自己負責的部門出了問題把責任推到家長身上。呸,真不要臉。”老頭哪能看到自己媳婦兒受氣,當下繼續開撕。

    許部長不說話了,重重地嘆息了一句之后,轉頭問向陳杰,“小杰啊,你不會恨許伯伯吧?”

    陳杰不知道話題為什么又回到了自己身上,當下立即開口,“啊?不……”

    陳杰一句話還沒有說完就被老頭拉到了自己身邊,老頭惡狠狠地看著許部長,“恨,怎么不恨?我們家小杰從去年到今年都瘦了快十斤了,連媳婦兒差點兒也丟了。”

    “我看小杰也沒瘦啊,好像還胖了一點兒。”

    “屁,那是穿襖顯得。不信你自己問問小杰他是不是瘦了十斤,差點兒連媳婦兒也丟了?”老頭不依不饒。

    “這不是還沒丟嗎?”許部長臉不紅心不跳,知道老頭再瞎扯。

    “好你個老小子,非得讓小杰真的當一輩子和尚你才滿意是不是?聽說你兒子今年要結婚?我告訴你,今年小杰要是找不回來他媳婦兒,你兒子的婚禮我們幾個老兄弟都不去了,看你的臉往哪擱。”

    “行行行,你贏了!”許部長敗下陣來,“小杰啊,這件事兒就算是許伯伯辦錯了,你想要什么補償,你盡管說,只要伯伯能夠辦到的,一定滿足你!”

    “我聽我師父的。”陳杰把這個棘手的問題拋給老頭。

    許部長看著老頭,等著老頭說話。

    “咳咳。”老頭清了清嗓子,“第一,這個少林俱樂部你也看到了,我們要在下個月就開始運營了,這中間的一些門道就需要你來搞了。”老頭也不客氣,直接說了自己的條件。

    許部長點點頭,“沒問題。”

    “這第二個,就是小杰的戰隊。你看哈,小杰被你禁賽一年,按道理講今年是不能參加比賽的,這個問題你要解決一下,不然我們俱樂部不能喝一年的西北風吧?”

    “第三,小杰的成績你也知道,國內一等一的大神,要是這樣的大神從入圍賽開始打,不是虐菜,破壞游戲平衡嘛……”

    (本章完)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