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極品小村醫 > 第一百六十五章 出謀劃策
    “進來吧。”柳菲淡淡說了一句,手指摁在門把手下方的感應器,用指紋開了門,拖鞋一脫,走了進去。

    劉巖眉頭擰成了一團,柳菲竟然結婚了,這能進去嗎?

    他還是進去了,畢竟柳菲都主動邀請了,他還怕個屁啊。

    開了燈,屋里裝潢精美,貼著淡藍色的墻紙,現代化的裝修風格,看起來挺簡約的,到處都收拾得很干凈,很舒服,不像住家的感覺。

    柳菲穿上了自己的拖鞋,是一雙紅色的,很常見的那種款式。

    劉巖笑了笑,這種拖鞋穿在她的腳下,才讓她看起來沒了老總的高冷風范,只是個尋常的女人。

    柳菲進了一間屋子,然后拿了男人的衣服出來,扔在了沙發上。

    “衛生間在這邊,去換了吧。”她指了個方向。

    劉巖望了她一眼,她穿得本來就清涼,此時渾身濕透,散發著性感妖嬈的氣質,但他沒敢去關注這點,而是看了看屋里,問道:“你老公呢?”

    “我沒結婚,鞋子和衣服是我拿來做樣子的,一個單身的女人,如果門口沒有男人的鞋,陽臺沒有晾著男人的衣服,會被人惦記的。”她冷冷地回答。

    劉巖愣了兩秒鐘,才豎起了大拇指:“牛逼!”

    進衛生間前,劉巖心里還在期待,可惜的是,他并沒有在衛生間里看到讓他身體發熱的衣物。

    柳菲防范得很充分,連內褲都有,而且看起來價格不菲,穿在身上很舒適,衣服和劉巖身材也很合稱,簡直讓劉巖有種錯覺,這衣服就是為自己而準備的。

    擰干自己自己濕衣服,劉巖走出來,沒看到柳菲,猶豫了下,他走向門口。

    剛到門口,后頭有開門的聲音,他扭頭一看,柳菲已經換了一身白色的睡袍,在燈光下看起來明晃晃的,散發著高貴典雅的氣質。

    “以后別去游樂場了,那里太危險了,如果你心情不好,就去找韻姐,她下班很早的。”劉巖說了一句,帶著無盡的惋惜,這或許是他對柳菲最后的溫情了。

    柳菲仿佛沒聽到他這句話,到了桌邊倒水,慢慢地喝著。

    “得,你是大爺。”劉巖心里又是郁悶,他覺得自己是空氣,柳菲也是空氣,根本就摸不著。

    開了門,劉巖的動作故意放慢,但可惜的是并沒有聽到身后的挽留聲。

    走到電梯口的時候,劉巖內心的遺憾才被自己的懊惱給壓下。

    “劉巖你他娘腦袋進水了是不是,還想留下來過夜嗎?”他不由痛罵自己。

    電梯里,劉巖拿出了手機,是進水了,屏幕都花了,觸屏也不太靈,但仍舊能看到短信是蘇韻發過來的。

    “小花的身材很好哦,今晚不要聯系我。”

    劉巖笑了下,兩人是干什么了,她還能知道張小花的身材好。

    腦子里亂騰騰地想了下,劉巖內心一熱,趕緊搖頭,打消這種齊人之福的荒唐念頭,這是不可能的。

    離開小區,外面的雨已經停了,深夜的空氣清涼,換過了衣服,劉巖只感覺渾身舒爽,愜意得不行,只是腦子里一閃過柳菲的面容,就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老天爺啊,不要搞我了,這個女人我碰不得啊……”劉巖抬頭看著漆黑的夜空,他內心油然而生起的感覺,他知道可能是喜歡的萌芽,他得要將這種感覺扼殺在搖籃里才行。

    當夜,劉巖做了個荒唐的夢境,他分不清自己在和誰雙宿雙飛,一會兒是蘇韻,一會兒是張小花,又變成柳菲……

    隔天,劉巖換了衣服,吃過早餐,就去縣里兜了圈,買了個新的手機,防水的,這才去車站坐車,前往韶陽市。

    農展會設立在了韶陽市郊區的一塊荒地上,簡陋得跟農村一樣,但非常熱鬧,天氣炎熱,這里也熱火朝天,空氣里充滿了駁雜的味道,對于農村人來說,極為熟悉。

    劉巖東拐西繞,終于找到了自己的展覽位置,這是農畜區,雞鴨鵝狗豬都有,太陽一曬,那刺鼻的味道就散開來,加上展廳里強勁電風扇的風力,可以說每一片空氣都充滿了屎尿味。

    展廳也很簡陋,只是一個遮陽棚搭建而成,旁邊留了個快空地養著草藥雞,西裝革履的公司員工坐在里面,每個人都是滿頭大汗。

    蘇韻小臉蛋通紅,額頭粘著發絲,秀麗嫵媚,看得劉巖心動。

    “劉總……”劉巖走了過去,員工們紛紛打招呼,露出一副干勁十足的模樣。

    “怎么樣,現在什么情況?”劉巖也是第一次參加這種展覽會,一點經驗都沒有,不過根據黃主任之前的說法,農展會是農產品對外營銷的大好機會,很多來自全國各地的商家都會來這里挑選合適的農產品,而且都是大客戶,訂單都是成千上萬的。

    然而劉巖掃了眼周遭的環境,光是養雞的他就看到了不下二十家,什么品種都有,可以說是眼花繚亂,他的草藥雞光看品相而不實際驗證的話,根本難以吸引到客人。

    “有些我們本市的老板拿了資料,但是留下電話的很少……”蘇韻搖了搖頭。

    黃主任帶著一絲苦笑道:“來逛展會的都是精明的主,這么漂亮的蘇總親自出馬,也留不下幾個電話號碼。”

    “問題出在哪里呢?”劉巖抓了抓下巴,展廳雖然簡陋,但是該有的門面都有,靠著走到就掛著兩塊牌子,一塊介紹草藥雞,有八個大字很醒目:“中藥喂養,不加飼料。”

    還有塊快暗金色的牌子,黑子打底,是安瀾鎮鎮政府授權的官方招牌。

    “主要是價高,而且品種不出名,明面上我們這種雞只是麻雞,你看人家那邊,有烏雞和斗雞,品種優良,針對性強,長勢也不差……”黃主任指了個方向,不遠處有個展位專門賣斗雞的,節目都搞上了,圍著的人可不少。

    劉巖點了點頭,看來黃主任還是有點功夫的,能夠看到展覽的缺點。

    “劉巖,我有個想法,我覺得我們目前主要是得留下采購商的聯系方式,回頭再慢慢一個個去聯系,一一說服,他們才真正知道我們草藥雞的好。”蘇韻開口道。

    黃主任也點頭:“對,慢工出細活,我們這也是新產品,得要慢慢來。”

    “那也得有人過來問對吧,現在人好像有點少……”劉巖又掃了圈,即便是十月份,這上午十來點的功夫,仍舊很炎熱,而且味道太臭了,熏得人難受,有的參觀者只是問了兩句就走開了。

    心里琢磨了幾下,劉巖已經有了主意,他不是站在采購商的角度去想,而是站在一個參觀者的角度。

    “就像是游玩一樣,體驗得要好,我們這雖然是賣牲口,但也得有點節目,把客人給吸引過來才是,對吧?”劉巖呵呵笑著,跟蘇韻和黃主任說了自己的想法。

    一個是弄一口鍋,當場烹飪草藥雞,雖然草藥雞的品種是麻雞,但是肉質比普通的麻雞更為鮮嫩,而且有藥味,采購商很容易就能發現肉質的不同。

    另外就是得安排點節目,把人給吸引過來,比如那邊的斗雞,劉巖覺得草藥雞的兇性 應該也不必斗雞差多少,就算差了,他也有辦法給激發出來。

    “這怎么行,這不是給人家撐門面吧,我們的雞是麻雞啊,拿來吃的,人家那是專門打架的,肯定打不贏。”黃主任聽完立即搖頭。

    “那可不一定,我們先試驗下吧,要是能打得五五開,就搞,不行的話就算了,另外想辦法。”劉巖呵呵一笑。

    他這么說黃主任才同意,馬上過去那邊買斗雞,劉巖又讓會開車的趕緊帶上兩員工,去市里一趟,把做菜的材料和工具買回來,順便買兩箱一次性口罩,免費送。

    “你怎么這么多主意呢?”蘇韻滿心歡喜。

    “當然,也不看看我是誰。”劉巖自得一笑,突然他想到什么,扭頭看了看:“小花呢?”

    蘇韻抿唇偷笑,捶了他一下:“你這個人,還說是人家男朋友,這么久了才發現小花沒在這,她跟著兩個員工去發傳單了,我攔都攔不住,你進來的時候有看到嗎?”

    “沒注意啊……”劉巖內心愧疚,看著這大熱天,又是心疼,小妮子雖然是農村里出來的,干過苦活累活,但她出來是要跟著蘇韻學習市場營銷經驗的,而不是盯著大太陽去發傳單。

    “心疼啦,讓她回來吧。”蘇韻溫柔地望著他,眼里帶著調侃的笑意。

    劉巖想了想還是搖頭:“她是真心幫我,就讓她去吧,回頭我再好好補償她,順便也補償你……”最后這句話,劉巖壓低了聲音,凝視著蘇韻嬌媚的臉蛋。

    “你要怎么補償我啊?”蘇韻嫣然一笑,眉宇間露出了一抹不屬于這個季節的色彩。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劉巖壓住心里的火氣,不敢再聊,不然以蘇韻的大膽,指不定要在這大熱天里再給他身上扔一把火。

    避開補償的話題,劉巖腦子里梳理了下生死決上的幾套方法,心里已經有了定數。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