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提前登陸三百年 > 第618章 強者一人便是一方勢力,陳總顧問
    “你說的是真的?”

    蘇城能力者管理局,一個有些不敢相信的聲音,從郭為民手中的電話里響起。

    郭為民在返回能力者管理局后,立刻就將有關陳榮火的消息匯報了上去。

    聽到對方的質疑,郭為民笑容滿滿道:“對,我已經驗證過,陳家陳榮火留下來的那些符箓,激活之后,能夠完美感應到附近妖魔,且會指明妖魔的方向,標明妖魔的等級,和妖魔的能力!”

    電話中的聲音激動道:“我知道了,你立刻派人,持拿那些符箓,前往各城,支援其他城池!”

    郭為民保證道:“明白,我已經安排人做了,一定會盡快將這些符箓送到各個城池!”

    撂下電話后,位于紅國都城的能力者管理局總指揮,不由深深吸了口氣。

    蘇城陳家,或者說陳家的那位陳榮火,當真讓人感覺不可思議。

    在國家力量的支持下,現在紅國已經有不少人,突破到了二階后期,但是距離突破到三階,還遙遙無期。

    而陳榮火現在,卻已經可以御劍飛行了。

    不過最讓他感覺不可思議的,還是陳榮火竟然還掌握有這種神奇的秘術,能夠將入侵紅國的所有妖魔的位置,都推算出來,并用符箓標記下來,可以給他們以指引。

    這種無所不知的能力,是不是意味著,如果有人要對陳家不利,那一位也能夠提前推算出來?

    細思極恐!

    吼!

    云城城外,一條上百米長的半截大蛇,蜿蜒爬來,所過之處,留下一條深深的蛇道,以及涓涓鮮血。

    這條大蛇,似是在通過空間裂縫時,被截斷了一半身體。

    轟轟轟……

    炮鳴聲震天,云城城外,一隊士兵,操控大炮,狠狠向那條巨蛇轟擊。

    但是一顆顆炮彈,不等臨近巨蛇,就會被陣陣扭曲的力量,扭曲到其他地方。

    這頭巨蛇,赫然是一頭五階的大妖魔。

    五階的妖魔,如果全力出手,用不了多長時間,就能夠滅掉一座城池。

    尤其是在地星的科技武器,不能對它造成威脅的情況。

    吼!

    大蛇嘶吼,發出仿佛蛟龍一般巨響。

    呼呼呼!

    隨著大蛇嘶吼,天空當中,風云變色,一朵朵云氣聚集而來,漸漸匯成顏色濃重的漆黑烏云。

    烏云遮天蔽日,擋住了一切。

    隨著時間流逝,近半的云城,都仿佛陷入了黑夜,四處望去,一片漆黑。

    “轟!給我用全力轟,一定不能讓它沖入云城!”

    負責堵截這條大蛇的軍官怒吼。

    只是他手下操控大炮,打出去的炮彈,卻完全對那條大蛇不起作用。

    大蛇蜿蜒爬來,轉瞬之間,就來到了眾人身前。

    它蛇頭高昂,如深潭一樣的兩只眼睛,冰冷的盯著擋在云城前方的軍隊,似是在盯著一群跳梁小丑。

    細密冰冷的鱗片,讓人渾身發寒。

    從一開始,它就沒將這一群人放在眼中。

    只是它對這些軍人的武器感到有些好奇,才沒有直接將他們殺死。

    而現在,它在看到這些武器,居然連一點變化都沒有,直來直往,只有這么一招之后,心中頓時生出了無趣之意。

    吼!

    猛然間,大蛇張開血潭大嘴,從嘴中吐出了一股無比腥臭之氣,向它前方的軍隊襲去。

    頓時,一名名軍人,都攥緊了拳頭,露出絕望之色。

    有些人抬起手中之槍,瘋狂向大蛇射擊,但是子彈打在大蛇的鱗甲上,卻一個印記都留不下來。

    五階的大妖魔,完全不是凡人能夠匹敵的。

    換成一階修煉者,甚至是二階修煉者,也一樣難以對五階的大妖魔造成多少傷害。

    “孽畜!”

    就在這時,一聲冰冷的清喝,陡然從天際傳來。

    旋即眾人就看到,一柄絢爛的飛劍,仿佛天降神兵一般,從天空中落下,刷的一閃,就將那頭無比駭人,讓所有人為之絕望的恐怖大蛇的蛇頭,一劍割落了下來。

    蛇頭滾落到地上,滾了好幾圈方才停止。

    這是?

    剎那間,眾人在驚駭之際,紛紛抬起頭,向天空中看了過去。

    然而在他們抬起頭之際,那道斬殺了大蛇的飛劍,已經如一道流光般飛遁而去,落在了天空中一道身穿白色衣衫的人影腳下。

    跟著那道白色身影,身影一閃,就宛若仙神一般,迅速遠去,轉瞬不見了蹤影。

    一劍殺了一頭受傷的五階大蛇,對陳榮火來說,只是如喝水吃飯一般簡單。

    他腳踩飛劍,沒有絲毫停頓,繼續往其他城池飛去。

    這一次天地異變,出現無數空間裂縫,整個紅國當中,足有十二頭五階以上的大妖魔出現。

    他必須得盡快趕往各地,將這些大妖魔,一一解決才行。

    “報告總指揮,云城出現了一個疑似蘇城陳家,陳榮火的劍仙,他一劍斬殺了云城城外的一頭疑似五階大蛇后,往遠山城的方向飛了去。”

    在陳榮火向其它城池趕往時,一個訊息,飛快傳遞到了紅國都城的能力者管理局總指揮,王振海那里。

    王振海得到消息后,一陣沉默。

    雖然他心中很激動,很興奮,為云城被解救下來的無數人民感到慶幸。

    但是如果不是他身前有人,他是這里的最高指揮,他估計自己可能會忍不住大罵一句:

    這它馬還是人嗎?

    同樣是人,差距咋就這么大呢?

    疑似五階的大蛇,哪怕重傷,可你一劍將它斬殺,這是什么概念?

    在我們整個國家支持下的那些玩家,都是廢物嗎?

    當然,與此同時,還有一個念頭,在王振海心中生出。

    據說昔日的眾神,全都轉世到了他們地星所在的宇宙。

    陳榮火這么強大,甚至強大得完全不似人類一般,有沒有一種可能,這一位逆天人物,便是某一尊神靈轉世?

    這個念頭一出,便不可抑制的在他心里生根發芽。

    如今整個地星所在宇宙的大勢力,都在尋找那些神靈轉世之人,一旦傳出陳榮火就是一尊神靈轉世,可想而知,會引起多大震動。

    只是,他卻絲毫不敢打陳榮火的主意。

    和宇宙中的那些大勢力相比,紅國,太弱小了。

    甚至整個地星,都太弱小了。

    以陳榮火表現出來的能力,若是他想,甚至就是他想要讓整個地星,都成為他一人之國,都不是沒有可能。

    “報告總指揮,遠山城傳來消息,遠山城三階以上的大妖魔,都被一名疑似蘇城陳家陳榮火的踏劍而行的修煉者擊殺了!”

    “什么?”

    王振海不由自主的提高了聲音。

    距離陳榮火擊殺云城的五階大蛇,這才過去多久?

    僅僅這么大一會兒,陳榮火不僅跑到了遠山城,還將遠山城所有三階以上的妖魔,全部擊殺一空……

    王振海感覺自己的心臟,都似被什么東西給掐住了。

    “哈哈。”忽然,王振海似是想到了什么,當著手下的面,哈哈大笑起來,“好事,這是好事,我們紅國有陳榮火這樣的英雄人物,何愁不興?”

    王振海的一眾手下,都表情各異。

    一個自由的強者,通常都會成為各方勢力的關注對象,所有人都想將之收為麾下。

    現在地星的厲害玩家就是如此。

    每出現一個厲害玩家,各大勢力就會爭先拉攏。

    似是之前,也有人前往蘇城,拉攏陳家。

    只是都被陳父拒絕了。

    這讓許多勢力都為之不滿。

    但是陳家并非小角色,才讓一些人一直沉默到現在。

    可是隨著這一次陳榮火展露崢嶸,肯定會讓一些勢力好好想想了。

    當一個人的實力強大到能夠推翻一切時,那他自己就是一方大勢力。

    收服?

    這兩個字對真正的強者來說,就是笑話。

    數個小時后。

    陳榮火將紅國所有城池中出現的強大妖魔都屠殺一空后,御劍來到了紅國都城,見到了紅國能力者管理局總指揮王振海。

    “哈哈,這就是陳榮火吧,果然是英雄出少年,你這次真的是立下了滔天大功。”

    看到陳榮火,王振海立刻親切的迎了上來。

    少年?

    大功?

    陳榮火好笑的搖了搖頭。

    不過他也沒有說什么,而是直接開門見山道:“王總指揮,我這次過來,是有些東西想交給你。”

    他的時間很緊,游戲中,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

    有些東西交給我?

    王振海一怔,意外的向陳榮火看去,不知道陳榮火打算將什么東西交給自己。

    陳榮火手腕一翻,催動本命原符,憑空凝聚出來了一張張紋路復雜的符箓。

    他這一次凝聚符箓的速度,要比之前在蘇城能力者管理局負責人郭為民面前慢了一些。

    因為這一次,他凝聚而出的符箓,都是五階的攻擊型符箓。

    這些符箓,不能存在太長時間,但是存個三天時間,還是沒有問題的。

    “這是……”

    看到陳榮火凝聚出來的一張張符箓,王振海瞳孔一縮,他見識不凡,不是郭為民能比的。紅國培養出來的玩家中,有人曾從游戲中帶出來過幾張三階的符箓。

    但是那些三階的符箓,若論復雜程度,卻遠遠不能跟陳榮火短短時間里,凝聚出來的這些符箓相比。

    “這是我以能量凝聚出來的五階極品的攻擊型符箓,可以存在三天時間。三天之內,將之激活,每兩張大概就能擊殺一頭入侵地星的五階妖魔。”

    陳榮火跟王振海解釋道:“至于四階的妖魔,只需激活一張,就可以滅殺。”

    剎那間,王振海抓著符箓的手一顫,差點沒松開,將這些符箓灑一地。

    拿著這東西,他感覺就像是拿著一堆炸藥一般。

    能夠滅殺五階妖魔的符箓,怕是只是余威,就能夠將他轟成飛灰。

    “我時間有限,其他地方的大妖魔,就交給王總指揮了。”陳榮火笑著沖王振海道。

    王振海立刻聽出了陳榮火的意思。

    陳榮火這是……想要離開了?

    他心中一緊,急忙道:“陳小友,你這一次立下了大功,我想邀請你加入紅國能力者管理局總局,擔任總顧問一職,不知如何?

    你放心,你擔任管理局總顧問之后,并不需要浪費時間處理雜事。

    只是在紅國遇到大的危機時,希望你能夠出手相助。”

    說完之后,王振海立刻用一臉期待的目光,看向陳榮火。

    “可以。”

    陳榮火點了點頭,沒有矯情。

    他其實并不指望紅國對他能有多少幫助,只是身在這個國家,他從小活到大,接受的是這個國家的教育,享受的是這個國家的福利,自然對這個國家有著認可。

    如果可以,他當然不會介意,給予紅國一些幫助。

    “我果然沒有看錯人!”王振海哈哈一笑,滿面紅光,看向陳榮火的目光,無比順眼。

    他拿著陳榮火交給他的那些符箓,向陳榮火保證道,“陳總顧,你放心,有了這些符箓,我們定會處理好接下來的事情,陳總顧你有急事,可以隨時去忙。”

    “既然如此,那我這就跟王總指揮告辭了。”

    陳榮火點點頭,沒有絲毫客套,向王振海告辭后,就一甩飛劍,飛上長空,往蘇城的方向飛了去。

    地面之上,王振海和一眾手下看著陳榮火迅速遠去的身影,都久久沒有收回目光。

    換成其他人,面對王振海,哪個不是膽戰心驚,小心翼翼?

    唯獨陳榮火,在王振海面前,表現得太灑脫的。

    不過眾人也都知道,以陳榮火之前表現出來的實力,在地星之上,無論在誰面前,陳榮火都有這個資格!

    許久后,王振海低下頭,看向了手里的一大把符箓。

    這些符箓,只能存在兩天時間,必須得好好利用才行。

    此時,紅國境內的大妖魔,都已經被陳榮火斬殺一空,用不到這些符箓。

    但是地星之上,可不止紅國一個國家。

    其他國家,尚還在大妖魔的威脅下,瑟瑟發抖。

    在以往,紅國雖然是地星之上的大國,但是軍力卻并非最強,所以向來也不是特別強勢。

    而這一次,紅國得到陳榮火的這些符箓,完全可以在地星之上,揚大國之威,并獲得諸多利益。

    王振海眼中閃動著精光。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