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提前登陸三百年 > 第355章 先聲奪人
    夜涼如水,銀月高懸。

    古鱷領。

    古鱷領靠近海邊的沙灘上,數百個盤子大小的電燈泡,高高懸在半空中,將整個沙灘照得雪亮無比。

    “諸位,干!”

    古鱷領領主魯梅端起一杯酒,仰頭一飲而盡。

    魯梅,一個女性化十足的名字。

    但是實際上,他卻是一個不修邊幅,喜歡赤著胳膊,晃著膀子,下巴上生著濃濃的,卷著向上翹起的巴掌長絡腮胡子的壯漢。

    “領主威武!”

    海邊的其他人見魯梅將杯中酒一飲而盡,也都連忙舉起酒杯,跟著魯梅一飲而盡。

    魯梅好酒,古鱷領的其他人,也就必須得好酒!他們一共十幾人,都是古鱷領的高層。

    其中有四人,和魯梅一樣,都是五階修煉者。

    其他人,大多都是四階巔峰修煉者。

    “諸位,你們可知道我今天為什么要將你們叫到這里,舉辦這場宴會?”

    魯梅將酒杯放在桌子上,一雙豹眼,帶著睥睨之色,掃視八方。

    眾人互相看了一眼,都不知道魯梅的目的是什么。

    昨天的這個時候,魯梅已經召喚他們來了這里一次。

    和他們商量這一次深藍海域靈潮爆發,他們要怎么做。

    并且當時,魯梅已經明言,今天不會再召喚他們,讓他們今天做好準備。

    所以沒有人知道魯梅這次召喚自己的目的。

    魯梅見沒有人回答,再次給自己倒了一杯酒。

    他端起酒杯,放在嘴邊,緩緩開口道“明天一早,我要和武飄云,穆原,一起前往藍鯨島,拿下河蟹領!”

    又一杯酒,一飲而盡。

    拿下河蟹領?

    這是要報仇?

    在魯梅話落之后,場中其他人,都露出了震驚之色。

    三年前,河蟹領斬殺藍淵,代替藍淵,成為深藍海域十三大勢力之一,同時河蟹領領主一把掌打死了他們武定盟三個軍團長的事情,頃刻從眾人心里浮現而出。

    魯梅再次將酒杯放下,目光掃過場中自己的手下,觀察他這些手下的神色。

    他的手下中,有內奸!

    他這一次,便是想要借助攻打河蟹領的機會,看看能否把誰是內奸找出來。

    只是讓魯梅皺眉的是,在聽到他的話之后,場中所有人,幾乎都露出了差不多的神色,讓他沒有辦法判斷出,誰的嫌疑最大。

    “領主,不知道明天攻打河蟹領,領主打算帶誰前往?”

    一名白袍青年將領,開口問道。

    帶誰前往?

    魯梅看了白袍青年一眼,搖頭道“明天我誰都不帶。

    從現在開始,你們所有人,也都只能呆在這里。

    在我回來之前,除了這里,哪里也不準去!”

    眾人一怔。

    但是跟著,他們便已經知道,魯梅,在懷疑他們!

    懷疑他們中,有叛徒。

    “卡巴拉,給我你一只眼睛下酒。”

    就在眾人陷入沉默,心思復雜之時,魯梅忽然淡淡說道。

    隨著他話落,上方將整座海灘照耀得一片雪白的數百個大燈泡中的一個,忽然一晃,在暗滅之時,掉落了下來。

    魯梅隨手接過那個掉落下來的暗淡下去的‘大號電燈泡’,拿在手里,用力一捏,就從中擠出了一股黑綠色的汁液。

    在那汁液將他的酒碗填滿后,就近一扔,他就將這‘電燈泡’,扔給了身旁一名大將“古加,還有你們,也都來一碗,嘗嘗味道。”

    “多謝領主!”

    那大將顫抖著手接過那個看起來沒有一絲干癟,但是已經不再發光的‘電燈泡’,趕緊往自己的碗里,也擠了一碗的汁液。

    然后又將這東西,遞給了身旁的另一個人。

    “來,大家弟兄一場,我不管你們以前做過什么,但是今日,只要你們陪我干了這杯酒,以后能夠知錯就改,咱們就還是一家人。

    過往一切,我也不再追究!”

    等所有人都完成之后,魯梅舉起酒杯,又是一飲而盡。

    圍繞著他的十幾人,在相視一眼后,都硬著頭皮舉起了手里的酒杯,將杯里的黑綠色液體,喝了下去。

    只是在飲盡這杯液體之時,他們卻都忍不住抬頭,有些驚恐地看了眼天空中那數百顆盤子大小的燈泡。

    夜色下,支撐那數百顆燈泡的物事微微晃動了一下。

    仔細看去,那竟然是一個巨大的,生著數百顆如蛇一樣頭顱的龐然大物。

    那些大燈泡,正是那龐然大物的一顆顆頭顱上的一只只眼睛。

    啪!

    就在這時,魯梅突然將手里的酒杯往地下一摔,同時鏘的一聲,拽出了一把雪白發亮的厚背砍刀。

    他手持砍刀,目光掃過場中一名名修煉者,帶著熏人的酒氣,陰冷開口道“但是,喝了這碗酒,過了今晚,你們若是還有人做背叛我之事……”

    魯梅微微一頓,繼續道“你們應該知道我的性格,知道我……

    若是生起氣來,就是連我自己……就是連我自己……都砍!”

    不知為何,魯梅神色間,忽然現出一絲茫然。

    同時在這絲茫然出現之時,他手腕一翻,抓在手中的厚背刀,竟是徑直向自己的脖子砍了下去。

    “領主!”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站了起來,露出了錯愕之色。

    不知道魯梅發什么瘋。

    不過就在魯梅即將用刀自殺當場時,他的臉上,忽然現出一絲掙扎之色。

    同時他抓刀的手,也微微一偏,使得厚背刀刷的一聲,從他身前劃過。

    不過劃過的厚背刀,到底還是沒能完全避開魯梅的身體,刷的一下,將他左手的大半個手掌砍了下來。

    鮮血四濺。

    落在地上的魯梅的手掌,跳動了幾下。

    但是哪怕這只手掌在快速失血,褪盡了血色后,它的五根手指,也依舊彎曲,然后再伸直,如同蟲子爬行一般,快速往魯梅的腳下跑來。

    只是魯梅卻在左手手掌斷掉之后,理都沒理。

    他抬起腳,一腳將那只手掌踩在腳下,目光瘋狂兇橫的向遠處的海面望了去。

    “你是何人?”

    他橫刀而立。

    海面上,一個穿著一身黑紅色法袍的身影,雙腳踩在一條十幾丈長的雪白長龍身上,迅速向古鱷領接近過來。

    “河蟹領,陳榮火,你不是打算去找我嗎?”

    陳榮火的聲音,淡淡傳出“我覺得麻煩,所以就主動來找你了。”

    這一趟來古鱷領,只有他和已經變成小白龍的兩個。

    至于大河蟹還有其他人,則被他安排去明獸領了。

    他手里握著災禍之珠,剛剛魯梅被他控制,險些自殺,就是因為他在剛剛的一瞬,同時施展了劫之法則,靈魂法則,詛咒法則,這三則的緣故。

    三年時間,他的修為沒有多少進步,但是他對種種法則應用,卻已非三年前可比。

    陳榮火?

    魯梅一怔,跟著瞳孔便是一縮。

    (想寫出有趣的情節,但是卡的欲仙欲死,今天就短短一章了,明天三章給大家補上)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 双色球杀红号投注技巧 集客维护赚钱 盛达彩票游戏 浙江快乐彩走势图5先12 倒货公司赚钱吗 安卓手机一个app挂机赚钱的软件下载 河北20选5最新开奖查询 上海时时彩开奖信息查询 医生没良心赚钱 捕鱼世界下载 神话彩票网址 如何稳赚极速快3 卖袜底酥赚钱吗 神奇宝贝绿宝石破解版 买腾讯理财通怎么赚钱 时时彩十大信誉的平台